五。



1.
残余的战场在夜色里张牙舞爪的向四方无限延伸。
坂本双手抄在口袋里,靠在破败的墙上望着自己眼前一片还存有温度的废墟。他瞧见一对母子,在废墟中找来找去,突然跪了下来,两个人四只手紧紧握住另外一个人的手,哭声在一片寂静中硬生生的像一把刚磨光的刀子突了出来。
坂本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脚却不耐烦的将旁边的碎石子踢开。这样的情景战争以来他看得多了,从一开始的忍不住上前安慰到现在的漠然走开,其中的变化连他自己都在怀疑自己现在所做的事,究竟是对是错。
坂本听见右后五点钟的方向传来了脚步声,他头也没回,只是淡淡抬了眼皮。
“哟,你又来了。”
对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发出了刻意压低的笑声。
哭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一片安静。
坂本觉得空气凝结成了玻璃碎片扎在肺里,疼得他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是静静的望着这一片废墟。


2.
高杉给受伤的左眼换上了新的绷带,挑了挑眉毛,用心不在焉的口气说:“这样啊。”
低着头的武士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只好维持着毕恭毕敬的身姿和口气,回答面前这个鬼兵队的首领:“是,是的,最近大家都在流传这个消息。”
说完,头更低了。他有冲动直接奔出去找“你这个混蛋人名怎么从来都叫不好!”或者“晚期糖尿病患者”甚至找“你带假发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然后在温暖的怀抱里大哭……他也不想留在这里再多一秒。
结果面前的以“恶鬼!修罗!呜呜呜!”出名的首领……只是抬了抬头望向窗外。这个时候正是刚刚迈入炎夏,知了回报以不同程度的哀鸣。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仅有的光线被屋檐挡住。有人悄悄在屋内点起了油灯,一刹那间整间屋子被温暖的橘红色点燃。
“这样啊。”高杉依然保持着不动的姿势望着窗外。
他觉得,快要下雨了。


3.
“幕府与天人签署停战协约!所有攘夷部队全部遣散!余党由新选组招待!废刀令不日颁布!”的消息,早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像张无形的网把所有攘夷部队包得密不透风。即使这样,大家仍然心照不宣的故作着“诶呀这肯定是假的嘛幕府就算真的成了MADAO也不至于如此(哔——)”的逞强。
即使鬼兵队里人迫于对高杉的恐惧不敢对着他发问,但私底下却追着他的损友ABC死缠烂打。
这些,高杉都看在眼里。
昨晚他们四人约好要去天人那边打探消息,时间就定在入了夜色之后。高杉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决定先去常见的酒馆喝一杯再前往目的地。
他脱下了战盔换上颜色醒目的和服,想起银时经常对他吐槽“既然想要掩人耳目就把你身上那件鲜艳的和服脱下呀混蛋”,不禁笑了笑。
他走出门外随便应付了“总督大人这种时候你是要去哪里?”的唠叨随从NPC,把喧哗关在了门里。

灯红柳绿人来人往的狭窄小巷中,到处是喝得烂醉的男人搂着莺言燕语的风尘女子,空气里流动着浓浓的胭脂香气。不管外面的世界多么乱,唯有花街像是与世隔绝一般,永远的热闹繁华。
高杉轻车熟路的穿过人群,停在了一间不甚起眼的艺妓馆前。老板娘走出来熟稔的招呼高杉,唤他作“谷梅先生”。
招待高杉的是店里有名的头牌。不是长得有多么惊艳,倒是身上有种粉脂香气也遮盖不了的气质,谈起三味线来也别有风情。
“谷梅先生,在外面形势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还来逍遥可是会被别人背后里议论的哟。”
高杉正浅尝着手中的清酒,听到这句玩笑意味的话,扬了扬嘴角。
被召唤来的姑娘弹唱了好几首,高杉也乐得这样消磨时间。直到夜色完全降临,没有色彩的月光透过窗户倾斜而下。
“谷梅先生,今天是满月呢。”
高杉放下酒杯,眼睛里有一闪而过的光芒。
“那么,我该走了。”


4.
高杉悄无声息的翻过高墙,另外三人早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四个人借着夜色的掩盖小跑着,偶尔会有刀具在腰间相互摩擦碰撞的声音。桂才注意到,高杉不仅带着常用的刀,连从老家带来的一直闲置着的武士带,也别在腰间。他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却一寸一寸的把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住,透露着暴风雨来前的死寂,让桂不禁担心起来。
他悄悄接近高杉的身旁,低下头嘱咐了高杉几声:“高杉我们只是来侦查敌情,不许随便出手,听到没有?”
高杉只是露出了好像看到老妈子唠叨的神情,没答应也无拒绝。风声一阵一阵穿过耳畔,腰间的武士道发出“锵锵”的声音。


“嘘,有人来了。”银时猛地停了下来,拉了他们几人藏在了丛林里。前边不远的军帐里灯火通明,有时候甚至还传来嬉笑声和音乐声,伴随着酒杯一次又一次的碰撞。

“三日后,我们会公布正式消息。到时候还请你们务必退兵。”有人用恭敬的语气说。
“只要你们肯允许天人入境,我们一定遵守协定。”明显占了上风的底气十足。
“废刀令的具体措施我们也已经准备好了。大部分的攘夷部队也已经停止供给,战争结束后,大部分武士会交给新选组处理。至于高杉所在的鬼兵队和他的同伴们,即使有能力继续打,在这种形势下,也只会面临解散。”另一把声音传来,似乎是谁的部下。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带有不耐烦的口气。
又是一阵歌舞升平。


军帐外的四人一片沉寂。其实这是早就预料到的情景,只是他们除了亲耳听到,一直都不肯相信。不如说,他们不愿意相信自己一直以来苦苦坚持的东西,被别人呼之欲来抛之欲去。
桂的手凉到了极点。却没忘记望向高杉的方向,“我们还是回去……”却看不见高杉的踪影。
独眼青年跳了出去。
夜色里只听见抽刀出鞘的声音。


5.
“高杉你究竟是要怎么样!”回去之后,桂气急败坏的问高杉,面前的和服青年满身是血却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抱着毫不在意的笑容。
惟有高杉明白,这一场注定失败的战役会把他们四人扯向截然不同的未来。他想假发你果然后悔了吗,他想老师死后你们也要走了吧。
他自嘲一般的笑得更深了。桂盯着高杉,满腔怒火能烧遍整个江户,“高杉你究竟听懂了没有!”
高杉猛然抓住桂的手腕,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桂几乎让桂轻喊出声。那样凶狠的力气几乎要将桂的手腕节节捏碎,冰冷的皮肤混杂着还未洗去的血带着生锈的气味,像是割在身上,疼痛刺骨。
高杉毫无征兆的突然把桂按倒在最近的一张桌子上,撞得桂的背部疼得厉害。落在手上和肩膀的力气突然消失,还没来得及喘气就感受到高杉冰冷的十指掐在自己的脖子上。高杉的脸上仍然挂着笑容,嘴角的弧度平滑好看,手上的力气一点一点加深。桂望着高杉,喉咙被卡得麻木,嘴唇微张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觉得面前的青年,唯一的一只眼睛里浸满了不解的近似于悲伤的感情。
“桂,你还不明白吗,你的选择是什么?”

一直以来,桂都在忍受着高杉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脾气,这个时候却突然迷茫到底是谁更痛苦。他以为他和银时,坂本会是高杉最忠实的战友,他们一起长大一起拔剑一起面对满目疮痍,可是原来到最后没有谁会同他走到最后。是桂一直不懂,高杉一次又一次对他们发出求救的信号,是他们一直故作聪明的妄加修饰,就这样将高杉一点一点推入绝境。
桂伸起右手抚上高杉的左眼。像是安慰他一般,轻声说:“我会和你在一起。”即使他早已知道结局。
泪水滴落在桂的眼角,滑进桂的鬓角里,消失在头发深处,只有一滴。桂的眼前又恢复了清晰,面前依然是高杉带着笑意的眼,那一瞬间,他不禁怀疑刚才停留在皮肤上湿润的触感。
这一次高杉只是吻了吻桂的额头,带着绵延不绝的温柔仿佛没有刚才快要划破夜空的对峙,又好像是在世界末日企图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勉强攀附。



6.
正式的官方消息还未下来,已经有市民迫不及待的想要好好庆祝一番。
许久没如此和平热闹过的街道,好像从来就没有经历过一场灾难一般,彩灯自两边亮起,小摊重新摆出,店主们叫卖得一声比一声响。甚至有兴致高的人,点起了烟花。
坂本靠在破败的墙上——事实上这面墙快要倒了。偶尔有小石块从墙上掉在坂本的头上,他随手理了理自然卷的头发,眼睛仍然盯着远处的一片通明。欢声笑语逼近鼓膜里,激荡起一片火热。
坂本觉得这一切惊人的讽刺,可是战争未结束前,他们期盼的不正是这种场景么?花火的颜色,章鱼烧的味道,捞金鱼的纸网,可是他觉得一定有什么在中间发生了偏转,可惜他的脑袋从来只擅长驾驶宇宙飞船和经商,这些逻辑,他一点都不懂。
据说有一种叫墨镜的东西,是天人带来的,可以防止眼睛被强光灼伤。坂本想他是不是也应该去买一副呢,那种让眼前光景暗下八分的感觉。

身后传来脚步声。坂本想也知道是谁。只是这次他回了头,对上高杉深不见底的右眼。高杉露出惯常的笑容,仅剩下的眼睛里覆盖了太多东西,坂本试图拨开他们,却只看到了自己。

“喂,你要走了吗。”
“晋介你知道我的征途一直是星辰大海啊啊哈哈哈哈。”
“说实话我也拦不住你可是无数的经验告诉我们组织里最先跑路的那个一般臭名远传。”
“啊哈哈哈晋介我知道你一定不舍得对不对。”
“……所以说你能不到先把人名叫对呀混蛋而且你的脸皮怎么这么多年来都那么厚!!”
高杉露出了拿面前这个“你出生时一定被门板夹到脑袋了”的笨蛋没辙的表情。这么多年了,他发现自己和桂关系暧昧又复杂,和银时井水不犯河水,和坂本是“晋介你不要不理我呜呜呜”的死缠烂打和“混蛋自然卷老子的名字叫作高杉晋助!”的发怒,可在某种程度上,坂本却是最能说动高杉的人,同时也最能理解他。
高杉揉了揉太阳穴,问:“你什么时候走?”

坂本没有回答。他合上眼睛,听到有一声礼炮响,像雷震轰鸣。
第二声。第三声。
烟花绽放开来。
他一直紧握的手,在快要被自己捏碎的时候,突然松了开来。满手汗水。
他睁开眼睛。
面前是茫茫星海。

2009.03.08 | | Comments(3) | Trackback(3) | 冰冷の地

Dying changs everything

我非常喜欢HOUSE第五季第一话的标题。

1.没有一点和别人交际的愿望。

2.熬了两个晚上看完了买了好久的《香水》和《一九八四》。

3.新一年想入手新音响和新MP3(艾利和真的超赞~)

4.俄国史……预定中!

5.换了新电脑……C74和C75收的东西全没了,太让人神伤……

6.下星期回家争取更新夏日


其实13说的“YOU DON'T KNOW BECAUSE I DON'T KNOW”也很赞。

2009.02.08 | | Comments(1) | Trackback(1) | 冰冷の地

08你好,08再见

……说实话要不是今天是2009的第一天不然我绝对不会想来更新这两个多月来都没进来过的BLOG。
其实08和09的交界处,都没有什么好特别的。我还是像每个周末回家一样,校服都没脱牙也没刷的倒在床上。区别只是昨晚我靠着MAD死撑过了12点!……结果因为精神已经快睡着了连一句准点的新年快乐都没和任何人说,抱歉。
早上醒来的11点,发现新年过去了11个小时——手机里是一堆还没看过的短信,08年的最后一天发件箱里除了发给移动登记充值优惠外没有别的信息。
在床上躺过的半小时里像往常一样上网看新闻。没有一则消息可以让我感受到“09年”。
午饭吃得比平常的周末回来时还要寒酸——母亲的做饭节奏不会因为新年这一个真的没什么的讯号改变,所以我期望的端出“巧克力火锅”的愿望也没实现(…………)
我的新年。
真的没什么特别。08过去了09开始了,就跟“8号过去了9号开始了”这种句子没什么太大差别。许多人做了08年的总结,我除了昨晚敷衍般的在群里回答了为了杀时间的问题外,没有什么想回忆的欲望。
以前的几年——应该是更久前的几年,每一年的过年我是真真希望自己可以再过一遍过去的一年。但是在最近的每一个过年,我都像个垂死的人对着过去的一年说“快点滚”,对新来的一年又没有任何期待。
就是这样。

08你好,08再见。


……一些认为我一定会去做的事,全都失败了。
1.汶川地震。那时在大概是在做历史总复习,上海朋友说地震了,我们这一边却一片平静……我还开玩笑的说“为什么我们这没有啊喂说不定就不用中考了”,回家看新闻我就笑不出来了。

2.勉强挤进了一中。舍友们都还OK,上铺的姑娘是个自来熟,情商智商都缺根筋,现在陷入大家都劝她放弃她仍然在坚持的苦恋;语文课代表谈得比较来,但气场其实也不是……很合;英语课代表很治愈,她是我们宿舍的宝……?

3.奥运会!……开幕式时在从香港回汕头的路上,迅速回家后舒了口气“它刚开始……”。顺便今年的男子体操真是赞!我唯一每一场都没落下过的项目!邹凯萌!萌萌!他的每一场比赛我都聚精会神的诅咒对手们失败!……结果真的应验了,抱头

…………其实还真的没什么好写的。


1.初三的最后几个月里一天四话的补完了一百多话的银魂;
2.LF很欢乐很狗血。锦户亮无敌。
3.……萌了几个月的家教(同人)。山本是心头爱;8018从头萌到尾
4.开始看APH!并且为此补了不少世界史……从最初就奠定了我滥情的基调。但是王曜我依然最爱你!
5.暑假的时候看了人生长恨水长东。大爱中国神话……!
6.关键词给过洼冢洋介。这一个现实经历丰富过电影的人OTL
7.更多关键词给了锦户亮——但是在流星之绊里印象最深的却是二宫。最后几话很赞。
8.……神起你好!神起再见!
9.08大河剧是追得最勤快的一次,雅人叔叔死后追了三话就放弃TAT雅人叔叔最高呜呜呜!
10.今年的漫画关键词……我给了吉永史。(大奥4快点出!)
(11.年底竟然还嗨上了逆水寒!……戚顾好赞,影视CP的封印破了-__,-)

 

1.09把夏日完结……了吧。    ( 实在在不想提我拖了快一个学期的坑,抱头)
 2.支持完2U同人志-__,-
3.…………求求你理科不要给我亮红灯啦。
4.多攒点钱吧!
5.……PSP
6.……对还是

7.……给我一个五岛征衍。

8.把08年没看完的书快点看完!

 

2009.01.01 | | Comments(2) | Trackback(0) | 冰冷の地

一月一更新

啊哈哈我竟然一个月没更新了(干)
.
昨晚看了《流星之绊》>__<亮爷我看到你还是第一个想到DV男喷虽然我不是多熟悉你的大FAN但我还是觉得这次的角色就是适合你>3<二宫角色是个腹黑么腹黑么可他就是长了张可怜相-3-然后我对户田姑娘很好感果然追完CODE BULE接下来还有继续和她相处不生好感是不可能的>_<
昨晚看废物老师不幸睡着于是决定校庆前一天来把这一话解决掉。...但其实这种片找截图还是片段剪辑来看就足矣,真的-__,-(但是儿子我还是爱你!)
下星期看浅野大妈新片。宣传图真的不是LF2么-__,-

新番的话夜樱四重奏,黑塚,魍魉之匣都还蛮是我的菜。魍魉之匣大推声优>__<但是第二话我真的搞不清楚他想说什么诶……
道子和哈金下星期再来补,OP很FEEL。


寒假想补骨头社的作品。最近也重新看起了钢炼漫画。
才发现我已经很久没看新漫画了-_,-在报摊上随便翻一本漫画杂志都是我没看过的...哦,上帝。
……一中快点赔偿我啊混账。


……哦突然想起夏日我也快拖了个把月了。琉璃对不起!..要不下一话直接跳进攘夷战争吧!!……哦别打脸。
于是下一话我决定写个番外……

2008.10.19 | | Comments(1) | Trackback(0) | 冰冷の地

举手抬眉见露中

……怎么办我好想将他置顶一万年呀一万年!
20080913222233.jpg

这种位置大小安排已经完全奠定了"王曜君你是受你是受"的地位!
虽然看到王曜攻阿尔我依旧能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好吧除了水管你们谁都不能攻C青年哟XDD

HETALIA里我萌的全是受——一位就是我们敬爱热爱拥爱的C青年!不管是他的傲娇还是明明已经四千多岁了还对收到GITTY一脸开心或者是面对两位弟弟的兄长样都能让我感到自己的爱国血液在沸腾!!(……)
ASA也是APH里最受的人么-__,-怎么说我就是觉得他很适合调戏啊束缚啊SM啊想他一脸泪水对着你说“不要过来”“不要这样!”“快点让我……”就鼻血一地……不好意思我师太了
贵族君也很萌……虽然我看他时总有“这真的不是千秋么”“这不是千秋?”“这……千秋?”这样的问题困扰着我……很苦恼(苦恼屁啊)我对他的爱从早期的禁欲气质到现在的全身都散发着“快,快点来压倒我”的诱受气息感到无力- -


于是目前的购书清单里又添加了HETALIA单行本。

……还有为什么中国神话史缺货啊!
也很犹豫不知道买不买中国大历史和欧洲简史。


刚刚看完了123银魂。虽然看过漫画多次,但看到银妈的螺丝刀时,我还是PU的一声笑了-__,-
还有我银土了。银土了,银土了。土方你已经三番四次挑战了身为攻的底线谢谢。
夏日该怎么写下去啊OTL。我实在很想写高杉更加脆弱的一面,比如面对坂本时。


所以学校你赶快出份通知“中秋放假两星期各位学生请在家好好休息”吧!!


2008.09.14 | | Comments(3) | Trackback(0) | 冰冷の地

«  | HOM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