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哨。

口哨。


那是什么声音。



从远处传来,细细的,微弱的单音,穿越空气以一秒几十公里的速度到达。像是刚开放的樱花,在枝头开得满簇,突然纷纷扬扬的落下,掩盖住了空气,堆累成柔软的冬季。
那是口哨声?
微微的震动了空气,形成延绵的风,又继续流淌。



1.
“篮板!”
在室内运动场上,一群少年们正在大汗淋漓的打着篮球,运动鞋摩擦着地板发出有点难听的惨叫。此时此刻,人们的目光都落在一名叫郑允浩的少年身上。
郑允浩便是刚刚得到篮板的人。他抢过篮球,转身往身后的篮框跑去。周围的几个人企图拦住他却不得不在他快速的步伐下止步。
“喂..也太快了吧?!快点拦住他……啊!”话还没说完,郑允浩就跳起来,往篮里一投,啪的一声精确的投中,是个令人赞叹的三分球。

“可恶啊!那种距离平常人哪射得进去啊!”沈昌珉朝允浩有些咬牙切齿,满脸沮丧的抱怨着。
“哈哈要学校旁边那间小店的螃蟹拉面噢。说话算数,我赢了要请客的~!”允浩耸耸肩朝着身后的好友得意的笑着。
“我也真够蠢的竟然跟你打赌!你这只臭猴子!啊老天下次让我赢一次吧。”昌珉拿着篮球对着允浩有些生气的说,不时还要瞪一下允浩,为自己的钱包默哀。
“啊对了,我明天开始就要去便利店打工,今天请吧。”
“知道啦知道啦,你在哪里打工啊?”
“啊就在车站前的便利店。”说到这时允浩被往上走来的一个男生吸引住——
很干净且乖巧的面容,褐色的短发服帖的贴在耳旁,刘海有些遮住了眼睛。皮肤很白,五官看起来就是十分好看。身材也很标准。
他有些不屑的看过允浩,又自顾自的往楼上走去。脚步声很轻,像是怕惊动了什么。
如同一只鹿。
如同一只鹿,踏着松软而潮湿的泥土,轻轻的奔跑起来。身旁的树影成了它纹路分明的翅膀,身上的斑点是那些镂空枝叶的图案,阳光从右边那一角射进来,一点一点投射到它柔和的身上。
允浩心不在焉的顺着他的身影看去,直到好友出声才反应过来。
“允浩?”
“啊没什么……喂,昌珉,刚才那个是?”
“噢,这是隔壁班的朴有天。样子在年级挺出名的。哟,难道你喜欢那一型的?”
“笨蛋,正经点。”郑允浩对他身边的这位好友很无力,甚至有些青筋。但不可否认的是,沈昌珉的确是一个友善风趣且优秀的朋友。
“你还是趁早打消主意啦。那人看起来很乖,比女生还好看,不过人可没他的外表那么美。”沈昌珉耸耸肩,转着篮球看向允浩。
没外表那么美?允浩对好友的话感到些许奇怪,但他还是没有去在意了。

名为郑允浩的男生,成绩优秀,生得一副被时光细心雕琢的面孔,身材高挑,待人亲切礼貌,运动学习万能。即使仍然是个少年,但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在人群之种都愈加醒目。
名为朴有天的男生,成绩中等,面容清秀,身材有些单薄更像是个女孩子一般。待人冷漠,表情更多的被他藏在睫毛之后。很多时候都像是个未知数。
无论哪个部分,他们都差异迥然。
包括他们在内的,谁都预料不到,在往后的时光中,这些毫无共同点的特质,被放在同一个位置上,微妙的联系起来.

2.
“谢谢光临——欢迎再来!”
允浩对新的打工一下子就上手了。事实上便利店的工作既不难也不辛苦,平时只是整理以下货物和替客人结帐,便利店的客人也不是特别多。
“允浩,那边弄完就可以休息了。”老板对这位新来的努力且礼貌的少年很是满意,所以他对允浩并不苛刻。
“是——谢谢老板。啊,欢迎光临。”听到丁零一声,允浩便朝着门外大声喊道。
来的客人让允浩有些吃惊,是朴有天。在短暂的几天内允浩并没有猜想到会第二次见面,这使他的心脏突然跳漏了一拍。
“要盯住那个男生。”老板的话让允浩有些吃惊,“会顺手牵羊的恶客,千万不能大意,要小心看好。”
真的吗?允浩看着上前结帐的朴有天:睫毛很长,在眼睛下方形成了一小面积的阴影;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不容别人特别的挑剔。但看他精致乖巧的面容实在料想不到是个会顺手牵羊的人。
“找你30圆。谢谢光临。”
等到有天走出便利店时,允浩才发现少找了他100圆。他急急忙忙的揣着100圆跑出去,“客人!对不起,少找您100圆了!”
朴有天听到有人在叫他,转过身去,手里正好拿着一个苹果。发现是店员,冷冷的说:“不用了。”说完他咬了口自己手中的苹果。
“不,可是——咦,刚才你有买苹果吗?”允浩注意到有天手中那个苹果,但印象中有天刚才并没有买苹果,下意识的便问了这个问题。
“我钱不够,所以我直接拿了。谢谢。”有天态度还是那样,说完转身就走了,也不管允浩还楞在那里。
好差的个性。
这是朴有天给郑允浩留下的第一印象。即使朴有天长的真的很好看,但“面容精致”和“性格恶劣”在郑允浩心里,并不可能是并行的。


“哎……早就跟你说了嘛。”昌珉听了允浩叙述的在便利店看到的一切,发出这样的感叹。
“恩,感觉上好象一只什么都不怕的野猫。”
“啊……不过倒是真的可以这么说。听说他的爸妈不负责任,经常进出孤儿院。他也曾经被亲戚收养过,似乎还是不行。现在好象是跟男人住在一起,而且没有血缘关系,40岁左右的男人,很暧昧吧!”沈昌珉一口气说了这些,大概这些话在整个学校已经流传很广且被人们一再重复着。像是一瓶毒性很强的毒药,以难以估计的速度传遍全身,且没有解药。每个人都在讨论着这些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事,即使是一丝一缕也罢。那些阴暗面,是容不得太过好听的话蔓延滋长。每个人都普通且单调的生活着,但又容不得有他人比自己更幸运。或许事件本身没有如此严重,但依旧是一瓶存放期限长久的毒药,不依不挠的继续传播着,而人们又饶有兴致的去品尝。
允浩有些茫然的听着这些,目光飘出去很远,他的思绪飞出去往哪一处他也不清楚。他应该像众多人那样,很有兴趣的继续追问下去,或者挥挥手打断好友的话,因为这些事在很大程度上还没有“新游戏发布”来得重要且切实得多。
“喂,你可别真的去喜欢上他噢?你条件那么好何必去招惹呢~”不改欠扁的嘴脸,但不难看出他是想好友少点麻烦。
“我没有那种怪癖!”
“真的……?”
“……我能不能打你?”
如此干脆的回答,就好象被问到“1和100哪个更大”一般的简单,几乎脱口而出。但世界真的可以被简化到如此吗,如果真的可以用1和100去看待这一切。


在往后打工的日子里,几乎每一天郑允浩都会在便利店里看到朴有天来买东西。有时候是一本杂志,有时候是一些零食。或许是老板那天的话起了作用,每当允浩看到有天时,那句“盯住他”便突然冒出来,像是阵浓雾一般驱散不开。
要盯住他。
仔细看朴有天,允浩实在不能想象他的品行有那么差。正如第一眼看到那样,长得漂亮且乖巧,不管哪一处都令人不禁吸引过去,容貌优秀得无懈可击,就像小时候看的图画书中的女孩们。当郑允浩沉浸在这些想法中时,朴有天突然看了郑允浩一眼,没有任何掩饰的,但也不附加任何感情。这一眼让郑允浩的心脏再一次漏跳了一拍,但朴有天没有停留多长时间,掉头就走了。

干脆得没有任何停留。这本来是符合这一切的,也符合郑允浩应有的想法,但在他心底深处已经开始有些变化,这些变化大概是他本人也察觉不到的,像是几千公里海平面下的水底,有一条鱼游过这一处潮湿的黑暗。
当那底面剧烈的震动起来时,便形成了无法阻挡的海啸。


3.
“啧!又投不中!”一群男生们在放学后又聚集在篮球场上,这几乎成了他们的习惯。
“喂,允浩你最近怎么了,状况很差噢~不过我能省下请客钱了,真令人感动~”昌珉走过来拍拍情绪沮丧的允浩。
“什么嘛,下一场再说吧!”近乎是恼羞成怒的少年,毕竟在这项自己十分擅长的运动上,最近却屡次失利怎样都是件比“买不到喜欢的电玩”更令人挫败的事。
允浩郁闷的望向人群,突然在拥挤的人当中看到了朴有天。
“要盯住他。”
如同催眠一样,允浩几乎是下意识的便盯住了人群之中的朴有天,也不管身处的是什么场所,而周围的人都聚集在这边。
“允浩——?危……”
一颗篮球“哐”的一声砸到正在神游的允浩,好友刚刚的提醒楞是被听到,最后面的“险”字硬生生的被那颗篮球打断。允浩这下才被那一重击打醒,疼得几乎要他哭出来了,正中后脑勺哎!
“笨死算了,比赛当中不要看旁边!”昌珉敲敲允浩的头笑道。
“……”允浩在当时就差骂粗口了,可毕竟是自己活该么。
当他反应过来时,朝人群望去,朴有天已经走开了。
望着一群唧唧喳喳的人,允浩挠挠头,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快6点了,学校大门还有几刻就要关上,只好闷闷不乐的回教室拿书包回家。
“可恶,都是因为那句要盯着她,害我养成了习惯,眼光不由自主的跟着他。”允浩疲惫的拖着书包走出教室,还不忘嘀咕着。
准备下楼时突然听到音乐教室里传来一阵很微弱的声音。允浩停下脚步仔细去听,发现好象是……口哨声?
他好奇的走到音乐教室,那种熟悉且再寻常不过的声音经常从好友口中听过。但此时它却像一个巨大的神秘吸引着他过去,并且在他脑海里长挥不去。他考虑了好久,听到那口哨声往复的吹着同一首歌,像一种催促。他终于还是拉开门。
他看到了朴有天坐在地面上,把一本杂志摊开放在大腿上,嘴里正吹着并不十分流畅的口哨。
他愣了一下,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这种地方遇到有天。
“你常吹口哨?”
口哨声停住了,有天仰起头看郑允浩。允浩对自己太过突然感到抱歉。
“——因为我只会吹口哨。我也不会弹钢琴什么的。”
这大概是允浩印象中有天至今说过最多的话?他发现有天不仅样子好看,连声音也很好听。
“你会弹吗?……不可能吧,篮球少年。”
“啊,也不见得一定不会弹吧!”被称呼为“篮球少年”的郑允浩明显有些不服气,他把书包放下,便坐到了钢琴椅上面,“好啊,那弹错了你可别笑!”

每一个音符在宽大的教室里都有了回声,好象可以把所有人都笼罩住。那种温暖的声音,延续了整寸地方,整个教室,整个学校。四周有干燥且刺骨的风,浸了这温柔的声响,是暖的;渐渐暗下来的天空,更远的黑夜,是暖的;篮球馆旁边乱糟糟的杂草是暖的。全都暖得不再像一个冬季,细细的抚平有天那些浮动着的情绪。

“好棒……是谁在弹呀?”

“好温柔的感觉,这什么曲子?”

“啊——我知道,是《分享圣诞的喜悦》。”

分享圣诞的喜悦。在这寒冷的冬季突然绽放出巨大的温暖。

“完了。”
“再一次。”
允浩转过头,对这句话表示疑问。
有天的表情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巨大的空间是飘浮的,只有允浩和钢琴成了固定不动的一点,“——再弹一次,从头开始。”



“没想到你真的会弹!”
“哈哈,没骗你吧?因为我家的人都靠钢琴吃饭,我是被逼的呀。”允浩笑嘻嘻对有天说道,“不过我会弹琴的事可别告诉其他人,会被笑说不搭调的……”
“一点也没错。”有天侧了侧脸对允浩笑道。

那是郑允浩第一次看见有天对他笑了。

有天第一次对郑允浩笑那天,只是极随便的一日。太阳比平常还要好些,甚至更好些,在他们两人的头上,画了晕晕的一个圈。



4.
“允——浩——要不要打球?”
“我待会再过去,你们先打。”
“噢——”昌珉的喊声落下没多久,就听得到篮球那重重的拍击声。
允浩往音乐教室走去,心里想着不知朴有天今天还在不在。但不用找也知道的,只要顺着这微弱的口哨声——
就一定找得到。
朴有天坐在窗边吹着口哨,不时停下来咬口苹果,长长的双腿在下面晃啊晃,快要落下的夕阳将他一半都染成了一种很好看且光亮的暖色。
“嗨。”
有天注意到允浩,扔给他一个苹果,“要吃吗?”
“可是已经吃过了!”允浩接过一看,对着上面不大不小的牙印说。
“那是帮你试毒。”
允浩耸耸肩,拿到嘴边咬了一口,是个不大甜的苹果,带些酸涩的甜味在口腔里蔓延,“很少看到有人像你这样吹口哨的。”
“哼……你是想说没教养是吧。”有天有些生气的嘟囔到。允浩发现有天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漠。
“哈哈哪会,很适合你呀。”说完允浩把苹果丢给有天。
“你知道吗?有人说不能随便在别人面前吹口哨。”
“为什么?”
“唇形。”有天接过苹果,“吹口哨时的唇形看起来像是在索吻。”重重的咬了一口苹果,卡哩一声。
“你觉得那是真的吗?”有天转过头,望向允浩,把苹果扔给他。
允浩怔怔的看着有天,以及那个苹果。凹凸不平的部分有了刺眼的光泽,硬生生的刺进他的眼睛里,穿过他的角膜,瞳孔,晶状体,甚至可以感受得到它经过了密密麻麻的血管和神经,最后通往大脑。他觉得自己被放置进一个密封的空间中,空气流动的速度很慢,目光在这干燥的季节里仿佛可以冻成颗粒,密集的洒落下来——
那种特别的口哨声,像是幻觉一般,在那一刻又响了起来。



“喂,允浩?你最近怎么总是在发呆。”允浩和几个同学一起走回教学楼,路上昌珉突然开口问了这么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啊?有吗?”即使是回答,允浩眼中依然看不清更为明显的焦点。
“你还来问我……我说你啊,最近怎么——啊,那不是有天吗?”昌珉指着远出走过的有天,对身旁的同学们的说道。
“真的耶。”“就是他吗?和男人同居的那个。”“听说是被40几岁的欧吉桑养。”“啊,他可真行!哈哈。”
讽刺也好,嘲笑也罢,或者是厌恶,不屑,看不清。甚至可以想象的是,这么一个人在学校里肯定是被众人欺悔的那一个——
但是只有允浩知道的,总是独自一人,看起来乖巧又内向的不是朴有天;在流言中被传得越发奇怪的不是朴有天。
他两种都不是。
他是个不大会吹口哨但又只会吹口哨的人。
他是个会叫我再弹一次曲子的人。
他是个会丢给我吃过的苹果的人。

“嗨,你又来了。”
“恩。”允浩几乎已经养成了习惯,每天下午放学都会去音乐教室和有天见面。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既不像和昌珉那些好友一般的明了干脆,又不像他和喜欢的女孩子一样令人脸红心跳。但偏偏是这种说不清的关系在维持这他们仅有的一点联系。
“你的手指真灵活,可以靠钢琴吃饭了。”允浩每次来都被有天叫着要弹钢琴,而几乎每一次有天都会发出这种感叹,带着一点小羡慕。
“哈,不可能不可能,太不搭调了,而且也赢不了我哥。”允浩停下音乐,对有手撑着下巴的有天笑着摆了摆手。
“你哥?!”
“啊——他是个个性别扭像个妖魔鬼怪的人。他弹出来的音色实在不得了,我就是听他的琴声长大的。”对于郑允浩来说,他现在所听到的每一个音符都会被记忆融开,家里的那架大钢琴,哥哥修长的手指,慢慢变大的校服,摆动的拍子机,都被音符从海里拉上来,像是一个远远的呼唤,露出一个光洁的额头。
“你原来有恋兄情结。”有天看着貌似沉浸在回忆中的允浩,笑笑说。
“才,才不是!”像被看穿了一般窘迫,毕竟对一个接近成年的男生来说,被指为“有恋兄情结”怎么样都是件带有些羞耻的事。
“哈,有什么关系。”
“切,你这家伙真的很差。”
“不过我也觉得你很好呀。”话锋一转,什么前言都被一个“不过”给抵消干净。
“呃?”
“虽然我对钢琴一窍不通,但是你弹出来的声音好象静静的流泻,融化在空气中——大概,就是那种感觉吧。”有天低下头摆弄着钢琴。这是允浩第一次听到有天感情更为分明的话语,也是更长的句子,一点一点让有天在允浩的心中的分量加重,“哎,不过也许就程度来说,你哥比你高明得多。啊对了,明天也要来弹噢。”
“……真拿你没办法。”

其实可以拒绝的,大大方方干干脆脆的拒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混杂进更多的情绪,同情也好,好奇也罢,本来都不应该存在的,不是么——
“DO”是你精致的眉眼。
“RE”是这间音乐教室。
“MI”是一夜一夜堆积的傍晚。
“FA”是那个丢弃的苹果。
“SO”是二楼楼梯的那个拐角。
“LA”是你混迹在冬天里暗淡的色块。
“TI”是……


5.
已经是傍晚了。有天和允浩收拾好书包离开学校,并列走在路上。
有天嘟起嘴吹着口哨,因为并不是十分熟练所以只能在断断续续的单音中进行。
“分享圣诞的喜悦?!我上次弹的那个嘛,你还记得?”允浩有些吃惊。
“对呀,因为我挺喜欢的。”有天仰起头又继续吹着,不时还发出嘻嘻的笑声。
“那我下次教你弹吧。”
“啊?”有天停下来看着允浩。他对允浩的回答更吃惊了。
“我帮你看看。虽然不能马上学会,要是循序渐进的话,大概一年就可以弹得很好了。”允浩有些不自在的笑笑。
有天没有回答。他留下了一大段沉默,只是对着允浩笑。
有天是喜欢允浩那种笑的。所以他那一刻只是无意间停下来去好好看看允浩的笑。看看允浩上翘的嘴角,他挺拔的鼻子,他宽大的领子,他的黑色球鞋,看看他的手指垂在衣摆下面微微弯曲。
允浩发现没有回应,便转过头去,看到有天弥散在黑夜里的脸,轮廓已经分不大明。他在这月光中笑着,光芒的颗粒一点一点散落在他身上,头发上,眼睛里。允浩有些茫然,在那一刻甚至想伸出手揉揉有天温润的眼睛,因为他想知道,那么光亮的东西掉进瞳孔里究竟疼不疼。
“咚”有天突然踏上石阶,在上面自如的走了起来,运动鞋睬过那些枯黄的落叶,在巨大的空间里发出干脆的响声。
"“等等……喂!不要在上面走!很危险的!”
“不会有事的。”有天朝着抬头望着他的允浩调皮的笑了笑,又继续走。
“才怪!冬天路那么滑,石阶那么窄,掉下来会受伤的!”允浩有点急了,快步跟上去,地上的落叶承受不住重量发出更干脆的响声,在黑夜里突然裂开,抖落了一地尘埃。
“……那么,把手给我。”允浩伸出手,抬头对着黑夜里在上边走动,若有若无的人影说。
有天笑笑,把手伸了出去。
两只温暖的手的在黑夜里碰触在了一起,由一开始的指尖碰指尖,到最后的紧紧握住。这么简单,单调的一件事,允浩也不清楚为什么似乎需要鼓足很大的勇气才去做。他跟之前的女友也牵过,甚至亲过吻,柔软的触觉现在还回忆得起,但似乎都没有这次来得紧张且困难,更何况对方是一个男生,这种慌张感从何而来?他的手比有天的手还要大且热一些,微微出汗,紧紧的握住有天的手。如果有火花,那么它一定会在这手心里爆炸开来,落得璀璨的花朵,在这条孤单的小路上留下一朵又一朵。

“喂,郑允浩。”
“恩?”
“你想去哪里?”
“随便走走吧。”

就这样随便走走吧。如果顺着这一条小路可以通往你心里,那么就不要停。不要有尽头,不要有天亮。让这一条路永远沉在黑暗的下方,让我把那太阳好好的藏起来吧。继续走,继续走,在这短短的时刻内念念不忘。

听一听我粉红色的心脏吧。它是一个录象机,黑夜,落叶,石阶,树影,你白色的运动鞋,你褐色的短发,你嘴角往上的笑容,你瞳孔里的光亮,你温度有些低的手,都被它唰唰的记录记档案。在这以后我可能还会有无数次的黑夜,无数个冬天,以及无数双手延长进我的记忆中,但再也没有一个相同的夜晚令我长久不忘。像是骨头或牙齿,藏身在潮湿的泥土中,但时间总不会毁灭它,只要地球还在,它就永远都在。等到很多年以后的一天,我再一次经历类似的夜晚,说着类似的话,我会清晰的想起这一天,你的一个语气,你的一个动作,开头以及结尾,都像化石一样伫立在脑海中。无论怎么样也好,等到之后的二十岁,二十四岁,二十八岁,甚至更扯一些,也会一直记得,虽然这些东西和自己并没有太大关系。当有人谈论起这些时,可能会有点兴奋的接过话题,别人或许会疑问为什么一个平凡的男子会和这些看似混乱的事物扯上关系。我想说什么,但又什么都说不出。
但真相是,在年少的时候,因为一个男生,自己的确和这些东西有了联系。

6.
“喂,允浩!你最近到底在搞些什么啊!”昌珉咬着面包,皱着眉头对允浩抱怨。
“啊?”
“你个没神经的,大家最近都在传,你在和有天约会,在交往!即使我们学校对这方面不严,现在也不反对同性恋,但你总知道大家说有天怎么回事吧?怪不得你最近样子怪怪的……”昌珉喋喋不休,又撕开一个面包。
“白痴啊你……我要去打工了。”允浩不置可否,拿了书包跑开了。
“啊——别想溜!喂喂给我站住!”

其实允浩比谁都清楚。对有天的这份在胸腔里慢慢加速的感情,带有些奇妙的感情,还不是恋爱。这就像是走在平衡木上,没有一根长木棒让他保持平衡,只由得他在上面倾斜,没有平和的一刻。

允浩低着头整理着商品,听到丁零一声,下意识的抬起头喊:“欢迎光临……啊,有天,是你。”
“恩,你好。”有天说着把一本要买的书拿给允浩。
“你常来这家店,住在附近么?”
“就在那边。”有天伸手往外边指了指。
“你这次可别拿走店里的东西了!要付钱啦!”允浩想起上次的事,笑笑的说。
“是是——”有天无力的耸耸肩,朝着允浩无辜的笑。
“恩……一共520圆……”
“一本书就好了吗?”一个粗犷的男子声传来,看起来身材很高大,穿着休闲的黑色西装,拿出一张大钞对有天说着话。
“你的工作呢?”有天仰起头问男子。
“收拾好了,走吧,我们回去了。”
有天朝着男子点点头,转过头,对允浩说了声再见,就随着男子走远了。
允浩有些呆,他看着有天单薄的身躯钻进男子的车里,黑色的大衣此时似乎现得很突兀,在允浩的眼睛里硬生生的挖出一块,结成了一个疤。

在他心里面很深很深的一个地方,有只怪兽突然跳出来,那里面充满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那匹兽在身子里横冲直撞,找不到原因也找不到出口。汽车远去的声音,随着自己的心脏,一下一下沉重的起落。

允浩感觉到自己在那条平衡木上,摔了下来。


7.
“允浩?允浩?”
“……啊!”这时允浩才注意到哥哥在叫他。
“这个电动有困难到让你必须紧绷着一张脸玩吗?”
“呃……总觉得很难集中精神。”允浩看着电脑上大大的"GAME OVER"字体,挠挠头,闭上了眼。

为什么会感到郁闷呢。
为什么?
像是个永远都没结果的问题,比复杂的数学定理还要更复杂。

“慢慢来,把手指弯曲起来,不要太用力……对,就这样。你学得很快嘛!很有慧根噢。”
在宽阔的音乐教室里,有天坐在钢琴前有些笨拙的弹着,允浩在旁边指导着,几个音符在带着回音的教室里飘荡,似乎…还真的是那么一回事。
“你不用一直称赞我。”有天有些害羞,红着脸看着琴键说。
“哈哈,你不必害羞嘛!照你这样子大概半年就能弹得很好了!”
“……半年啊。”有天失神的看着乐谱。有些心事在他心里慢慢沉浮。


“如果能实现一个愿望的话,有天,你要许什么愿望?”
“我……大概是,马上变成大人吧。”
“哈哈,真是性急。这种事就算有多么炽烈的渴望,也只是个实现不了的愿望。”
“小孩子每次都看大人脸色,拿人手短,吃人最软。”有天低着头看着鞋尖说。
你知道吗,吹口哨时的唇形……允浩突然想起那句话,看着有天一张一合的嘴,有些鬼迷心窍。
“——喂。昨天傍晚那个男人是谁?”理智断了的声音,无法阻止自己的嘴巴说出这个问题。
有天抬头,有些茫然的看着允浩,说:“一起住的人”,说完,又抿抿嘴接着说:“他是个怪人,看上了我,所以就照顾我。他对我真的很好,也没对我做过什么。怎么,你为什么要问这个,你也像其他的人一样吗?”有天依旧很冷静,但他得到了自己不想得到的答案。
“不,不是这样的……”允浩有些急了,脑袋里某些东西归位,手垂在下面,指关节用力到泛白。他开始责怪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愚蠢的问题。刚想解释,听到走廊传来“咔,咔”的走路声。他知道是巡逻的教师来了,但却找不到可以藏身的地方。突然,有天把他拉到窗帘后面,叫他不要说话。
“喂!这么晚谁还留在这里!快点回去……咦,怎么没人?”中年教师唰的打开门,却发现没有人在这里。很是郁闷的离开了,咔咔的走路声在诺大的走廊里发出寂寥的声响。

“走了吗?”允浩拨开窗帘,自言自语说道。
“嘘,先别出去。那个老师很罗嗦的!”有天拽了拽允浩的衣服,示意他躲进来一些。
允浩转过头,看着有天。夜色已经很深了,甚至看不清有天的脸了,只看到他的半边脸有些微的逆光,形成了美好的弧线。他想起之前那一个夜晚,想起那些光亮的颗粒挥挥撒撒的落在有天的眼睛里,想起他那双温度有些低的手。他情不自禁的用手碰了有天的唇,在这寒冷的季节里有天的唇虽然红但却很干燥。有天对允浩的举动有些吃惊,他抬头对上了允浩的目光,他在允浩黑不见底的眼睛中看见了自己。

他们两个人都听到了自己的理智,在脑海里嘣的一声,很干脆的断掉了。

刘海遮住了有天的眼睛,仰起脸的角度刚刚好。允浩抓住了有天纤细的手腕,唇覆在了上面,没有任何准备。有天细细的回应着,事实上他也不讨厌这一个吻,允浩并不粗鲁,只是单纯的吻着,身上带着好闻的香皂味,一点一点散落在有天的运动衫上。他们又离开各自的唇,睁开眼睛,各自都泛着微汗,那些光亮的颗粒在两人身上闪烁着,在这层层叠叠的暗后面,藏匿着许多光芒。

他们又一次吻上对方。好象快用上了所有力气,整个人都陷了进去。
只是这一次,是个激烈的吻。

激烈的,
激烈的。
短暂的,
漫长的。
允浩感到自己的鲜血涌了上来,在激烈的沸腾着。空气,皮肤,嘴唇,两人握着的手,以及世界,都热得发烫。
“好热——”


8.
“喂,允浩,来打球啦!”昌珉咬着草莓牛奶对允浩招着手。
“记得让我掺一脚噢!”
“好像好久没和允浩打球了哈哈!”
“这小子前阵子难约死了!”
从对话就可得知,少年允浩不仅眉清目秀,成绩良好,而且在同学之间很受欢迎。
“好啦——放学球场见噢。”允浩挥挥手朝他们笑笑,转身走下了楼梯,却在转角处呆住。
他看到了有天在向上走来。
允浩想起昨天傍晚的那件事,后知后觉的羞涩猛然窜上他的脸,他故意不去看有天,仓促的跑下去。

为什么要跑?
为什么要躲?
为什么不好好看看有天?

从那天起,允浩就无法好好的正视有天。
即使早就应该明白,不是不去面对他,就可以真正从心里推开一切干系。不是装做不知道,它就可以真的没发生过。
那些细小的疙瘩埋在他心里的最底层。
你后悔吗?允浩自己问自己。
但他是知道的,他根本就没后悔过。
无论是苹果,打工的便利店,钢琴教室,夜晚,亲吻,朴有天,这些结结实实留在记忆里的东西,他根本就不想去忘记。
如果再来一次,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再走一次。


“听说音乐教室要拆了。哎,反正我们也没去过那里上课嘛~”昌珉拍着篮球,转过身对允浩说。
“恩。”
“对了,你听说了没,他要走了耶。我可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你真的爱上了他了。”
“……谁要走?”
“朴有天啊。你不知道吗?好象是因为养他的那个40岁欧吉桑工作的关系,要搬到国外还是什么的,今天他是来收拾东西的。”

啊。你要走了吗?让我数一数吧,好象连半年都没到呢。我教给你的那首歌好象还没教完,音乐教室也要拆了。你那个晚上才说你要现在马上变成大人呢,那么快就是了。

午后的天空非常美好。风吹过允浩的衣领,大片大片的云掠过他头顶上那寸天空,太阳在上面高高的挂着,像是要在他头顶上爆裂开来。
他慢慢蹲下身,在那里挑着小草玩。
草地上一小块不起眼的区域,在这干燥的季节里,却像下过雨一样湿亮亮的一片。


9.
允浩有些疲惫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杂草,突然听到教学楼传出一阵琴身。
“啊——允浩,最近常听到这首曲子呢,不知是谁在弹?”昌珉也顺着琴声,朝教学楼望去,“咦,允浩,你要上哪去?”

分享圣诞的喜悦。

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发现?
为什么?
为什么我不承认?
这就是恋爱。
我喜欢有天。
有天的手的触觉还在,但短暂得再也握不住,就要融化蒸发最后消散了。怎么办,就要成为记忆中的一部分,没有了任何真实。

允浩匆忙的跑进教学楼,他看到音乐教室里还有光亮。他哐的打开门,果然看到有天就站在那里。

“你总算来了。”有天朝允浩笑笑。
“……抱歉。听说你要走了,要保重。”好热。允浩把手藏在后面握成了一个拳头,比记忆中的还要粘热,要把所有东西都融化开。
有天没说什么,他就这样望着允浩。突然摸出一颗苹果扔给了允浩,“要吃吗?”
“可已经吃过了。”
“试毒呀。”有天朝允浩调皮的笑笑,那笑容允浩之前也看过。

“有天。”
“恩?”有天没有理会,他已经开始朝教室外走去。
“我喜欢你。”

光线穿过的声音,云海掠过的声音,粉笔走过黑板的声音,灰尘落下的声音,口哨回转的声音,以及允浩干净的声音,都成了有天心里另一种轻喊,从心里扩散,缓慢且飘渺。

我知道。
因为我也喜欢你,郑允浩。

2008.06.12 |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温暖の花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