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勿语2

…………感谢琉璃给我个更新的机会!(说实话看到我那篇低俗色情同人我真的一点吐槽扯淡的冲动都没有呜呜呜……)
琉璃是不是写得很赞!场景是不是很美!萤火虫是不是超FEEL!星空下的吻简直就是击到了我这个伪银桂的软肋……大家快点来赞美她!……

大龄未婚妇女说:你的夏天是闷热的,而她的夏天是微凉的。

……那下一话我不如写个寒冷的-__,-?


二.

1.

“银时……”就好像叹息一样,温热的气息落在耳边。窗外的知了声变得模糊不清,枝条和廊下的风铃都停顿下来。只剩下他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以暧昧不明的语调,黑色的长发从指尖滑开,苍白单薄的身体上下摆动,汗水从下颚慢慢滴下来。

凉薄的吻附在他的唇上,“呐,银,舒服么……”压抑着的甜蜜嗓音和不断收缩着的灼热密处让他终于释放出欲望。一种脱力感又让他沉沉睡去,时间又开始缓缓流动,只是那身形似乎已经不在了。

2.
银时在炎热的房间里模模糊糊的醒来,老旧的电扇不断发出嘎吱嘎吱的嘈杂声响,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户投射在脸上,一切都和这个闷热的夏天一样糟。感觉到股间的粘腻感银时忍不住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做春梦是件很正常的事,但是春梦的对象是作为伙伴的同性就太糟了。“阿……可恶……”银时暴躁的在凉席上来回翻滚。一定都是看了那种画面的关系,啊啊啊……会长针眼吧。银时沮丧的把身体缩成一团。

“我们回来了。”“哦。”银时擦着半干的头发,有些不自在的看着提着巨大购物袋回来的高杉和桂。“银时还真是冷淡啊= =”桂凑过来这样抱怨,身上有淡淡的朝颜香味,和服的领口略微松散,在锁骨下缘留下阴影。银时觉得下半身又燥热起来,尴尬的推开桂朝里屋走去。“啰嗦,快点进去啦,热死了。”

那些不该有的情愫是不是能够被烈日晒干,然后变成灰烬?

银时盘腿坐在桌边,坂本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还在睡,脑袋搁在木头的茶几上,好像下一刻就会流出口水。啊,一定是我神经太纤细了。银时这样自我安慰。脸上忽然传来冰凉的塑料壳的触感,“池田屋的草莓布丁,银很喜欢吧。”这样说着,跪坐在自己旁边的桂又让银觉得也许自己是喜欢他的,超过对于伙伴的那种喜欢。

坂本反常的在太阳落山前醒来,但是大声嚷嚷着:“我们自己来烤肉吃吧。”的家伙还是停留在睡眠状态比较好吧。“好啊,家里正好有工具呢,下午也买了很多食材回来。”桂的附和让银时觉得更加无力招架。“喂,高杉……”“我无所谓。”投降。
喂,混蛋,难道你们不知道自己烧烤超热的么。= =#

3.
“喂,金时,快把那块牛肉翻一下。”“把名字叫对了再跟我说话,还有,那块冬菇焦了啊,笨蛋!”快死了……银时觉得全身的水分和糖分都在往外涌。“喂,我进去一下,记得翻食材啊。”“没问题,金时。”银时已经懒得去纠正坂本嘴里古怪的名字,再这样呆在灼热的烤炉边……

“热吗?替你绑起来吧。”“唔……好。”桂站在料理台前切蔬菜,高杉拿过一边的缎绳替他把已经及腰的黑色长发绑了起来,恶作剧的在后颈重重吮咬,留下绯红色的痕迹。“不要闹。”“把头发放下来就看不到了。假发是我的哦。”“不是假发,是桂……”

再这样下去,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4.
“假发,陪我一起去买酒吧。”“好。不过不是假发是桂。”

晚上的天空总是特别清爽,璀璨星辰似乎要覆盖下来,在举手的距离。
从便利店回来要走一段田间路,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就这样安静的并肩走着。这样也不坏,银时看着天空这样想。

“啊,是萤火虫。”发出好像小孩子般的惊呼,桂跑上前几步,轻轻触碰那些飞舞着的萤绿色光点。“你小时候就很喜欢。”银时耸耸肩。“是啊,因为很漂亮。”桂直起身,回头看着银时,“呐,阿银。”少有的温柔语气,银时不解的走到他面前。“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你,我,晋助,辰马,一直在一起就好了。”桂放开合起的手掌,萤火虫向远处飞去,渐渐看不见了。“呐,假发”银时用手掌轻轻抚摸桂冰凉的黑发,“不是假发,是……”“来接吻吧。”

他用手掌扣住对方的下巴,把对方来不及说出口的抱怨含进这个吻里。就好像煎茶味的糖果,甜蜜又苦涩。

5.

坂田银时和桂小太郎在星空下接吻。

是啊,桂,如果能够和你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2008.07.07 | | Comments(2) | Trackback(0) | 温暖の花

コメント

萤火虫那段美=V=突然有想看到桂姬反攻的样子..咧嘴..

2008-07-07 月 22:22:35 | URL | 阿月月 #- [ 編集]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2017-06-02 金 17:29:36 | | #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