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勿语3

我拖了3拖了那么久真是对不起呐OTL
因为没灵感啦搬家啦网线昨天才接啦的原因,所以今天才来更……

……嘛,因为根本就不知道阿银吻了阿桂后要发展什么才好,于是就玩儿回忆了……
写到最后连自己都觉得鼻子酸了起来OTL……
阿银,我一定会给你幸福TAT!!!

总感觉,这文朝着越来越诡异的方向前进了……这就是接龙的有趣吗……
琉璃加油哟-3-




嘴边传来温热又含糊的气息——


1.
银时想起有一年,他们四人约好一起去河边看花火大会,却因为莫名其妙的角色分配,银时被三人推着去买零食和饮料。章鱼丸子或者炒面,刨冰,这些。
回来的时候,路上变得异常拥挤,队伍一直慢慢往前进,大家却一点都不浮躁,没有露出什么抱怨,反而是一副谈笑风声的样子。路边也已经有许多临街席地而坐的人,身子下是一张张铺开的花布,手头拿着一杯饮料,露出放松的笑容。
银时略带焦躁的穿过人群往前走,直到耳边听到烟花的声音。他循着声音望去,大家也纷纷抬头,嘴里喊着“啊啊在哪里?”,或者惊呼着“呜啊看那里……好棒”,但银时即使伸长脖子望去,依然只看到一片被烟花染上奇异色彩的云,烟花却刚好被建筑挡去。
手心里是章鱼丸子透过纸盒传来的热气,一点酱汁撒了出来,溅在了银时的手上。


2.
在比花火大会开始的时间慢了半个小时左右后,银时才勉强到达离河边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处处都是拥挤的人,散发着欢乐又热闹的力量。
他才看到烟花。
在遥远的前方,但看上去却好像只隔着几米的距离,耳边响起点燃的声音,转头就看见上方升起两束红色的烟花,偶尔变换成橙色或者绿色,蓝色是少见的;高空中绽放着巨大的圆形,或是心性,花朵,偶尔是几个字,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笔画又稍许错误,便成了截然不同的意思,引来一阵欢笑。
片刻又在夜色中落下,几秒后又是一次。
天空中留下无数次短暂的火焰,回报以连续不断的光芒,印在每个人不同的表情上。

银时把手捏紧握成了拳头,朝着那簇时明时岸的光驱赶着脚步,继续前进。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像这烟花一样,又或者根本就不像,在不停的催促着他,吸引着他。


3.
不断推开喧闹的人们,一路小跑,终于抵达河边。眼前的烟火越来越盛大,大概是到了大会的高潮,银时不断仰起脸,间或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寻找另外三人的身影。
肩上被谁拍了一下,银时转过身子,发现是坂本那张笑嘻嘻的脸,刚想一拳揍过去,就被坂本一把拖出人群,朝着不知名的方向走去。
“金时,来这边~”
“都说了你先把人的名字搞清楚再说啊!你又要带我去哪里诶……”


两人来到一个临河岸的废弃屋子的屋顶,放下手里的东西,拍拍衣服坐了来下,四周一片废墟,远处是喧哗声,仿佛现在与刚才被完全按隔绝了起来,没有任何联系。
银时刚想问莫名其妙的坂本为什么要带他到这里,桂和高杉又到哪里去了,就听到一阵响声,转过头去就是比河边更加壮观清晰的烟花绽放在眼前。
银时楞了一下,又张了张嘴却没出声,想问的问题堵在喉咙边。
坂本又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地方,银时顺着方向看去,是一棵突兀在废墟里的大树,枝叶青葱繁茂,巨大的树根稳稳的扎在土里,似是在这里住了许多年。
银时再往树下看去,被出乎意料的场景震惊到,却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是桂和高杉。


4.
用沉默的方式,去容忍心中包含着自己想法的种子疯狂成长。明明有无数的话想说出口,明明有无数次想去触摸他的头发,拉他的手,或者轻轻抱住他,真正面对的时候却只能以平静的口气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或者像往常一般打打闹闹。
但是这些,又不是单纯的用一句“哦,我明白了。”就能解释得清。

即便在人群当中,能立刻发现他的身影,可这又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特技,因为站在他身旁的,根本就不是我。
那个一只手轻轻环住他的腰,另一只随意的搭在他的肩膀上,手指玩着他的长发的,嘴巴轻触他的唇齿的,额头压在他的刘海上的,根本就不是我。


5.
远处传来了一阵无比热烈的欢呼声,气氛再一次高涨,随时都能听见兴奋的人们大声喊着“好棒!”“喂喂快看!”“感动死啦!”之类的呼喊。
在满是人的河岸边,也有警察不断用着扩音器提醒着“注意安全”“小心摔倒”“不要拥挤”的话语。

夏天在这一个短暂的夜晚终于被点燃,好像是期许已久的相遇,碰撞出一次又一次的火光,又融化入四周橙色的云朵里,浸在温度不断高升的空气里。
印在眼眸里。

银时手上被酱汁溅到的污渍,被什么温热的液体晕开,朝着手指下垂的方向流去。银时伸出另一只手擦了擦。

硝烟的味道伸进银时的鼻腔里,银时揉了揉鼻子,咳嗽了一下。




——嘴边传来温热又含糊的气息。
甜蜜又苦涩的吻。



2008.07.19 | | Comments(1) | Trackback(0) | 温暖の花

コメント

挖挖挖...

还是没看懂= =

2008-07-19 土 16:17:46 | URL | 某读者 #-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