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志奏逢。

沿志奏逢。


1.
故事发生在还有妖魔鬼怪的时候。


2.
中午过后一场雨,跳蚤市场里热闹起来。
田沼找了一家店坐了下来,把手里的东西放下,翻过倒扣在桌面上的茶碗,倒入热水往嘴里送去。
“田沼,这星期在公园里有办跳蚤市场,阿姨我想买小的焗烤盘,能不能拜托你帮我跑一趟呢?”
是因为太大意了,临走前没有注意到雨已经大了起来,就没有去玄关拿伞,只好来到茶馆里避雨。肩膀上撒满深灰色的斑点,粘在皮肤上,是刚在被雨淋湿的痕迹。几缕被打湿的头发贴在额头,伸手拨开,还是一副狼狈的样子。


等到雨停了时候,田沼才慢吞吞的拿起东西离开跳蚤市场。市场里的人们并没有因为一场雨而随便打发掉自己的计划,大多都找了张板凳,换上干爽的拖鞋在路边贩卖自己的商品。
田沼漫无目的的逛着,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寒气。他转过身子,发现是一家画店。
“诶……怎么回事?刚刚似乎感受一股奇怪的气息……”他在店里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目标,蹲了下来,“是这里吧。”
“咦?这时候还有人啊……跳蚤公园今天就结束了,可我还剩这幅画没卖出去,要不,就送给你吧,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画。”
“哈?”
“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包好。”
“诶?..不对,等等!”


3.
雨又挥挥洒洒的落下来。
“你回来啦田沼……焗烤盘买回来了吗?啊我就是要这样的大小呢……真是太谢谢你了。”
田沼一支手递给阿姨东西,一边弯下腰脱下湿到内层的鞋子,拿到阳台处晾干。
耳边传来男人的声音,他往客厅里瞟了几眼,“诶,爸?”
“啊呀呀田沼!你去哪里了!我在这里等了好久……来来来爸这边坐~”拍拍旁边的空位,示意田沼坐过去。
田沼是没有经常见到父亲的。他在国际救护组织里工作,一年到头都在飞机上,偶尔的几次见面,也总是伴随着父亲的酒醉。
两杯酒下肚的男人渐渐打开了话匣子,谈不上有什么特别的主题,从他在国外的见闻到田沼最近的学习成绩,然后别扭的透露着对儿子的想念。
田沼和阿姨都有一听没一听的,在这时田沼突然咳嗽起来,父亲立刻中断话题转向这边,“田沼你着凉了?被刚才的雨淋了啊?”
田沼捂着嘴模糊的应了两声表示没关系,父亲却紧张得不行,从随身的行李里拿出一盒药亮出来,“那也不能马虎呀,变成肺炎就糟糕了,来吃下这服药就去休息。”边说伸出手撩开田沼的头发测体温。

“那,爸我先去休息了。”


田沼转身拐进房间时,听到父亲叹息道:“田沼和凌子越来越像了呢。连经常感冒这点,也毫无偏差的遗传过来。说起来,这孩子好像也和凌子一样呢,看得到那东西……姐姐,田沼这一点特性,没给你惹来麻烦吧?”


4.
田沼在刚刚在跳蚤市场带回的画蹲了下来。那是一副很无趣的画,全是密密麻麻的树枝。
“啊,这应该是属于冬天的画吧。把他挂起来好了”
如果有开花就好了。这才是春天吧,从三月里慢慢升起,抹平冬天里的冰霜残雪,带来柔软的花的气息。


那天夜晚月亮特别亮。田沼坐在床上,听到远处的庙会传来喧闹的声音,还传来不知名的花的香气。


5.
第二天,田沼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洒满了花瓣,“这是什么啊……是从远处飘来的吗?可我记得我昨晚有把窗户和门关好诶……而且,这花,也不是这季节的吧……”
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接下来的第三天,第四天,他每天早上醒来时都发现自己身边落满了花瓣。
“我说……这是从我挂上那幅画开始的吧?该不会是在我睡觉期间,那些光秃秃的树枝上开满了花……那也太童话了吧!我今年都十九了拜托……不如今晚熬夜来调查吧。我都惹了什么麻烦事啊真是的……”

如果是妖魔鬼怪之类干的,那我得负起责任。我从母亲那里遗传过来的能力,只要我自己承受就好了,我不想影响这个家。

如果这是灾难,那就由我来击退好了。


6.
晚上,田沼缩在被子里,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说不定会是妖精?……比如彼德潘那种,可那也太扯了,一点都不科学!……可我看得到妖怪这件事本身就是不科学的吧……啊我还是睡了吧”
就在这么想而闭上眼睛的时候,突然听到有很微小的声音在天花板上传来,伴随着的是落在眼前的花瓣。
“……哈。”
借着明亮的月光,田沼悄悄往天花板上看去。那里有人移开了天花板的格子,从上面伸下一支手,手里握着一堆花瓣。
是这样落下来的。

田沼感到喉咙一阵干涩,即使这并不是他第一次遇到妖怪了,可这种情景也太过诡异了吧……田沼往那只手上方看去,突然露出了一张带着面具的脸。

“……啊啊啊啊啊啊太诡异了太诡异了凌子你给我滚出来就因为你给我遗传的破能力我才需要在这里胆战心惊吗混账……”
“你给我安静一下,小偷。”
“哈……?”天花板上的妖怪突然跳了下来,坐在田沼面前。
“我叫你住嘴。”
“你是……?为什么要撒花?”
“和你没关系,小偷。花是要送给那个人的。”
“小偷?我偷了你什么东西吗女妖怪……”
“……我是男的!”陌生的访客拿下骇人的面具,露出清秀的,属于少年的脸。

“我叫朴有天。”


7.
“为什么要叫我小偷?况且,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吧。”
“你在说什么,他不就是在你后面吗。”
田沼回过头,是那幅画。
“就在那里,你的后面。”

田沼愣在那幅画面前。哪里来的人?从最初他看到时就没有看到什么人影吧,只有无数的树枝……诶?那是什么?人吗?..啊哈?树林间好像有小小的人影,太恶心了吧……
“别发出那么大的声音!会吵到允浩的!”
“允浩?这个人影吗?”
“没错,他住在这幅画里面。把画还给我,那是我的东西。是我不小心掉了之后,被可恶的人类捡去卖的!现在竟然落在这么寒酸的家里啊……允浩他一定会受不了的!“
“……你要拿就拿我不准备也不想拦你请你拿了就快点走吧。”田沼摆了摆手露出无奈又苦恼的表情。
“……你是用钉子钉的吗?为什么拿不下来?”
“……那是我该问你吧你做了什么奇怪的事么”

“啧,那就没办法了,在拿下来之前,我就每天都来这里吧。”名叫有天的妖怪露出不堪的表情。
“……喂你不要擅自做主啊这是我家我家我家!”
“那么,明天我再来。再见"
“朴有天对吧站住!!!不要留下这种怪东西!!”


8.
就是这样,几乎理所当然的,隔天,有天又来了。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带着那个骇人的面具,会给我留下阴影的……”
“喂,小子,把手伸出来。”
“什么啊……”田沼无奈的把手伸出去,有天塞给了他一样东西。
“就当是你照顾允浩的谢礼。”
手掌里有什么东西轻微的触动着皮肤,田沼松开手。

是蝴蝶。


“允浩他原本是人类,非常喜欢花和蝴蝶。”
“人类?”
有天摘下面具,天上挂着那么大的月亮,同最初的那个晚上一样,干净的月光照在有天的侧面上,勾画出精致的轮廓。人有些消瘦,衣服终于看清了不是墨兰而是浅绿,袖口的白边上也滚着暗纹。
空气里藏着花的香气。
属于春天的少年。


“很久以前的春天,我在樱树树林的树上赏花。等我回过神时,发现树下有个人类的孩子在看书。盛开的花让我的能力变强了许多,那时我一定是乐昏了头,竟然躲在樱花当中对他说话。他叫允浩,虽然身体虚弱,不过是名门之后,几乎没有自由的时间。原本打算让他看看我这张怪异的脸,好吓一吓他,但他一直没停止说话,所以我失去了那个机会。令我感到奇怪的是,隔天他又来了。他没发现我是妖怪,以为我是附近的孩子,还来跟我说话。我……害怕让他知道我是妖怪,所以在没有可以隐藏身形的樱花的时期,我就没有到樱花树林里去。我们成了只有花季时才能交谈的朋友。”

“啊,允浩他一定是很孤单吧。从他懂事开始他家人就没有让我好好交过朋友,除了治病就是学习。有一天他同我说,等到他病好了,自由的时候,他想和我一起去旅行。能够看遍各地的花草,一定会很棒吧。”

“这样的春天,重复了很多遍。即使只有这短暂的季节可以交谈,但我仍然觉得满足。”
“在某个春天之后,他突然不来了,我等了又等,下一个春天,下下一个春天,再下一个春天,他还是没有来。”
“我抱着‘一起去旅行’的愿望,四处找他,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四处奔走。然后,我终于找到了他,就在那幅画里。”

“他一定是厌倦了枯燥的人世而逃到画里面去了吧。所以我偷偷要走了那幅画,为了安慰他,开始一起旅行。”

“我想让他的画里开满花。这样可笑的愿望却让我无比的相信,只要未来有一点点可能,他的心得到治愈后,就会从画里出来,我们依然会走到一起。然后,我们还会继续交谈。”

有天露出淡淡的微笑,眉眼展开小小的弧度。。
这持续了好几年的感情。为什么人类拥有的情感妖怪就没有呢。但明明,十几岁相遇的人,到了二十几岁,三十几岁,依然是喜欢的。
即使这些话从妖怪口中说出来太过可笑,即使这个念头不强,也不深,但只要心里有这么一个角落相信那就可以了。



9.
走出学校时已近黄昏,风扬了起来。
田沼走在花野里,却完全的心不在焉,想着的全是那幅画的事。
“这幅画中的确感觉得到妖力,但只是巧合吧。这是一幅普通的画,不管再怎么等下去,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他都不会出来。这……只是画着冬天的树林,和站在那里的,名叫“允浩”的男人的身影。只是,那个男人,大概已经……”
但就算这样,有天还是每天带着花或者蝴蝶上门。
“啊,这是紫云英花田吧……也带一点回去给有天吧。”
是不是就是这样,有天一直追寻着美丽的风景,抱着一幅普通的画,怀着小小的希望,一直在进行这样的旅行。心中盛满了空旷的孤寂,却在漫长的等待里产生了妖怪不应该有的感情。但即使这样,仍然要为这份微妙的情感而做出不会有结局的付出。

“田沼大人,危险啊。”
田沼往声源的左边转过头去。
是名叫“春地藏”,在早春时四处走动,为了修行而占卜吉凶的妖怪。
“田沼大人,你身上有着不吉的影子哟。我可以看见从你的尸体当中,长出树枝来。”
“……哈?春地藏等一下,你是什么意思?尸体是……”
“啊呀,这不是田沼么?刚放学?”
“诶?”田沼转过身,发现是刚买菜回来的阿姨。
“怎么了?我怎么看见你好像一个人在大喊大叫……”
“哈?啊啊阿姨没有没有我没事……”田沼慌乱的摆摆手,即使阿姨知道他看得到妖怪,但他仍然不想让阿姨担心。
风又扬了起来,传来沙沙的响声。
“真的没事吗,田沼?”
“什么事都没有。”仿佛为了安慰阿姨一般,田沼露出了笑容。
“真的——?”
“是真的啦阿姨你别露出这种怀疑的眼神我会很难过的——诶你去买东西么?”
“啊啊,对呢。刚好,我们一起回去吧。”

不想被担心。即使对方接受得了“看得件妖怪”这件事,但并不代表自己就能心安理得的给对方添麻烦。

“不过话说回来,春地藏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田沼挠了挠头打开了房间的门。有天的事就很麻烦了,春地藏的一句话,更是让自己感到心烦。
但是接下来的事,却让田沼感到措手不及。

挂在墙上的画,一夜之间往外长出了树枝。
是叫树枝呢,还是脉络?交错的攀爬在墙壁上,散发出奇怪的气息。
“诶?这是怎么回事……阿咧?”
田沼感到眼前一阵黑,耳边传来巨大的轰鸣声,强烈的冲击让他倒了下去。


10.
醒来时,坐在面前的是有天。
“对不起呐,田沼。似乎因为长久因为被妖怪四处带着走,所以这幅画也有了妖力呢。然后,会吸取强大的力量,似乎是开始成长了。”
“有天……”
“这幅画已经在墙上生了根,已经拿不下来了吧。再这样下去,你会有生命危险的。你上午遇到的春地藏,说的就是这幅画了吧。我,想要妖力烧掉他。”
“可是,有天,这不是你很珍惜的画吗?是允浩的……”
“田沼,没关系的,我早就发现了,那个人,一定早就在那个春天过世了吧。但是,我为什么一直还在欺骗着自己呢,大概是因为,和这幅画一同旅行,就和跟他在一起时一样快乐。他,还是在的。”
不管是下雨天,还是台风天;是大雪,还是彩虹,我都不是一个人。我果然是因为太寂寞了吗?才会一遍又一遍的进行假设。
为什么人类的生命那么短暂,还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陷入危险与痛苦当中,而又毫无办法。他们无法长久的活下去,也没有能躲避危险的方法。
这不是妖怪能体会到的吧。
但为什么我心底还是感到难过。
但为什么我还是不禁想要发出这样的疑问。

“已经够了,田沼。不在意我是异类,只要一次就好,希望能够见面。我想看着那个人的眼睛,再和他说一次话。是因为存在着这样固执又毫无希望的念头,所以我才没办法丢掉这幅画。”
“有天……”
“是时候该结束了呢,田沼。”有天手里伸出了一团火焰,指向了那幅画。
“等一下,有天,我还不要紧。再一阵子,再稍微找找能拿下它的方法吧。它不是很重要的画么?不仅仅是你,我也很喜欢这幅画啊。”田沼伸出手,扑灭了那团火,“一定会有办法的。”


我和有天很像。没有勇气,害怕告诉重要的人事情的真相,却又因此而感到失望与悲伤。那些小心翼翼握在手里的东西,却偏偏不是自己能够选择和控制的,直到最后,会把自己伤得体无完肤。
所以我才想替有天留下这幅画。
被画在这幅画中的,无疑是叫做允浩的男人。在冬日的树林中,搓着手取暖,却满心都在寻找明知没有来的少年,带着面具的少年,有着属于春天的气息的——
但还是想见他一面的,允浩的身影。


11.
就这样,虽然一直在思考有没有其他的对策,但是事情却没有任何进展。
与此同时,田沼却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
“田沼,你最近脸色怎么那么差?”
“田沼,你怎么又睡着了?”
“田沼大人,如果你死了,妖怪们会很困扰的!”
这样的自己,真的是逊毙了。


“田沼,要不要来帮忙?”
“诶?有天?什么事?”
“我已经决定要把这幅画烧掉了。”
“有天!”
“没关系,我已经决定了。不过在这之前……最后,我可以让这棵树开满樱花吗?就像我遇到那个人的时候一样。”
“——恩。”

宁静的温暖的夜晚,灯光无暇。田沼和有天站在墙前,那幅已经深深扎在墙上的画,和画里允浩的身影。
穿越时空而来的叫人惶恐的花朵,横亘时光而至的汹涌湍急的河流,向着那盛满的思念,透明的心脏。
无数樱花从空中溅落,折断在田沼的眉眼之间,依然将一切美好的覆盖。

啊啊,有什么落下来,从中心向外扩散,飞快的逃开,当把他们涂下来,却发现那是一朵花。田沼的墙上,全是巨大繁盛的樱花,拥挤在他的视界里,像是寂静而高昂的尖鸣——这旁人无法享用的美丽,全部都旁据在有天的心里,现在,全部送给你。



田沼慢慢躺下来,“很美呢,有天。允浩他——”
“谢谢你,田沼。晚安。”



12.
“有天,等到我有一天自由之后,我想自由自在的去旅行。可是,一个人的话,一定很没意思。到时,你愿意陪我一起去吗?”
“啊,有天,今年你也来见我啦。”
“有天,今天我们要谈什么呢?”

允浩,我是凭着什么样的自信,会相信这个春天之后你还会来见我。
是你的味道和你的呼吸吗,是我们涉足过的那片花野,还是我们谈论过的那本书。
是最强烈而难以忘怀的温暖吗。
它在一遍又一遍的等待当中,却不曾忘却掉,早早的根植在我的心中,放逐了我漫长的孤独与潮湿。


有天还记得——那一年,也是盛开了这么好看的樱花,他在树上赏花,中途他的坠子掉到树下,没来得及下去捡,有人在下面喊:
“你是谁?”
他低下头。
那明明是个非常晴朗的早晨,奇异的是照亮他们的似乎是月光而非太阳。风送来四下粉质的花瓣,天穹高挑,白色和蓝交织,空气呼啸流动,声音里闪烁着点点星辉。

这样的早晨,他现在,再一次遇见。



13.
田沼醒来之后,那幅画冒出来的树枝和墙上的樱花,全都消失了,只剩下那幅画挂在那里。
他也可以轻易的拿下画。朝画中看,也到处都没有看到允浩的身影。
从那天之后,有天再也没有来找过田沼。

END.

2008.06.12 |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温暖の花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秘密にする

«  | HOME |  »